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八十一章 天体

作品:梦境黎明|作者:V哲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6-30 14:24:01|下载:梦境黎明TXT下载

【推荐】2020最新稳赚项目,下载就送五元,首单带赚70元,→ → → 点击马上参与

  握住火铳的右手已经做好了准备,一旦女皇做出任何明显的动作德拉诺就会把子弹送入她的胸腔。

  但对方迟钝的动作让他犹豫了,德利特利女皇看起来和木乃伊没有任何差别,有什么东西把这吸血鬼的血液抽干了。失去双腿的女皇像是个破碎的人偶一样卧在王座上,脸上挂着一个痛苦的笑容,一个接近崩溃的笑容。

  德拉诺顺着从女皇肚脐中伸出的半透明管道向上望去,尝试着捕捉月之种的方位。他无法理解女皇到底经历了什么,亚兹拉人的实验报告中并没有提到过她在这场培育计划中的作用,

  而他的猜测是女皇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了供月之种生长的养分,那些扭曲的管道就是连接她与胚胎的脐带,这说明在自己头顶的地方就是月之种的藏身之地。

  突然,德利特利女皇深吸了一口气,干枯的手掌穿过头发,将指甲深深地刺入了头皮中,就像是剥开荔枝那样撕下了自己的头皮。

  “雷奥妮亚……”让娜能感觉到小姑娘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近乎昏阙,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。

  头皮连带着黑发被甩到了地上,红与白交错着涂满了女皇的颅骨。从头顶纵横两道裂缝的衔接处出现了一个菱形的凹陷,那像是婴儿的前囱,透明的组织几乎能让人望见整个大脑,有类似于蠕虫的东西在那里面疯狂地抽搐着,闪烁着苍白的幽光。

  “(拉普兰俚语)……”洛普德竟然慌张地后退了两步,用着德拉诺从没听过的语言咒骂了两句。

  “呵呵呵……啊!!月之种在渴求着我的血液!它就要出生了,就在比我更靠近月亮的高度!我将就此死去,可我的生命会通过脐带进入月之种的胚胎!”

  女皇抬起了那张血肉模糊的脸,用几乎要垂下来的眼球紧盯着天花板的中心位置。她以人类难以理解的力量将扶手的金属支柱扯了下来,双手握住一端,对准了自己的心脏狠狠刺了进去。

  “接受我!月神!让我成为你的心脏!”

  德利特利的口腔喷出了鲜红的血液,顺着撕裂到耳际的嘴角涌动不止。她仰起头歇斯底里地狂啸着,直到脸上的苍白越来越明显,最后变为了僵硬的石像,倒在了王座上。

  那些连接着她躯体的管道发疯似的蠕动起来,像是获得了生命一般贪婪地将血液从女皇的肚脐中抽了出来。一股股深红色的血流顺着膨胀的传送管泵入了天花板,甚至将那些石板震出了裂隙。

  占据了德利特利大脑的蠕虫冲破了她的颅骨,像是喷泉一般冲向了半空又不断坠落在地上。德拉诺忽然听见了尖锐的笛声,紧接着变为了狂风的咆哮,夹杂着无数人的尖叫声变为了令人崩溃的交响乐。

  女皇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枯萎,直到皮肤完全干枯开裂,王座上仅剩下了一具苍白的骸骨。

  那疯狂的交响乐消失了,死寂仅仅在天坛中停留了几秒,取而代之的是婴孩的啼哭。那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,它似乎有种模糊不清的形状,就连月光也随着哭声像海浪一般摇晃起来。

  有一道介于粉色和紫罗兰色之间的光从天空落了下来,照亮了十三扇落地窗之外的地面。那是一条狭窄的露天走廊,其中一处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金属鸟笼,顶部拴着一条人腿粗细的锁链。

  “月之种醒来了……”德拉诺双眼充满绝望地盯着那闪烁着的光芒,有种难以形容的力量将自己的意识沉淀到了大脑的最深处,现在他就是个拥有语言能力的人偶,连继续迈出一步的力气也没有。

  “让娜,德拉诺!”驱魔人的呼喊声让二人恢复了意识。

  “看到那个鸟笼了吗?那是唯一能通往更上层的道路,没时间愣神了!”

  德拉诺感觉支撑着自己的双腿开始变得软弱无力,而让娜已经抱着雷奥妮亚跪在了地上,她大喘着气,像是差点溺死在海水中一样。

  “继续前进……”德拉诺扶着让娜站起身来,带着雷奥妮亚,跟上驱魔人的脚步向那鸟笼走去。

  洛普德扯开了鸟笼的铁门,在进入这里之前,德拉诺抬起头看到那锁链一直延伸到了十几米高的地方。那里是人类所能触及的最高处,像是由黑色石柱支撑起的镂空烟囱,紫罗兰色的光芒从那里喷射出来,像是照亮这座岛屿的灯塔。

  “咔!嗒嗒嗒嗒……”

  在洛普德拉动鸟笼中的握柄后,头顶的锁链逐渐开始抽动,那节奏随着鸟笼的爬升高度越来越快,直到变成克服了地心引力的飞升。

  德拉诺感觉自己受到的重力沉了好几倍,随着最后一声巨响,锁链被彻底收入了塔顶,剧烈的晃动将包括德拉诺在内的四人全部甩到了那座镂空烟囱中。

  周围的画面一闪而过,刹那间,德拉诺双眼所能捕捉到的一切都被染上了流动的色彩。他强迫手臂的肌肉收缩着,渴望能够夺回重新爬起来的动力,但那光就像是带有粘性的气泡一般紧紧裹住了他。

  在他挣扎着抬起头的瞬间竟然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半透明多面体,它们微微旋转着,与那光芒所散射的方向背道而驰,欢快地向中央迅速靠拢,直到聚集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。

  那东西的出现使得周围的色彩瞬间褪去,变回了让人颤栗的冰冷白光。球体挣断了束缚住自己的传输管,任凭德利特利女皇的血液在地面蔓延,它悬浮在半空,耀眼的白光几乎顺着“烟囱”一直射向了苍穹。

  德拉诺半睁着眼睛,模糊的视线中展现出了一个胚胎中的婴儿的侧影,它就映在那球体的中央,像是月球上的暗斑一样,却随着脐带的蠕动微微抽搐着。

  诡异的交响乐毫无预兆地归来了,简直像是在为某种伟大存在的诞生而庆祝一般,不和谐的音调发疯似的升高加速,企图将这些窥探天体的外乡人推向难以承受的生理极限。

  “让娜……洛普德……”

  他想起了自己的同伴,他们就趴在距离自己五米远的位置,强烈的白光几乎将他们的轮廓拉扯到了两倍的长度,似乎几秒钟过后就会将他们存在过的痕迹彻底抹消。

  而在让娜的身边匍匐着另一个人影,她一手握着火铳,另一手支撑着上身从地面慢慢爬起。

  “雷奥妮亚……雷奥妮亚!!!”

 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姑娘并没有受到这些异象的影响,只是紧紧攥着脑海中残留的最后一丝理智向她喊道。

  就像是奇迹降临一般,雷奥妮亚拖着一条摔折的腿艰难地走了过来,她抽噎着,抬起那条瘦弱的胳膊想要拉近自己与对方的距离。

  德拉诺感觉那强光逐渐有了质感,成百吨的重力几乎将他镶入了地面。左手颤抖着伸入了怀中,掏出一枚银色的铃铛。

  “走到前面去,孩子。”他不顾双眼被刺瞎的威胁,坚定地望着那悬浮在空中的光球。

  “走到前面去……摇响它!”他重复着,将铃铛强硬地塞到了雷奥妮亚的怀里。